第二十六章 问路

    一位着一袭青蓝道袍,容貌俏丽绝美,头扎飞天髻的少女立于树梢顶部,遥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宛如秋水般水灵动人的美眸浮现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“师尊说破局的关键在东边,让我一直往东走,我走的方向应该没错吧?这地图到底要怎么看呐?”

    玄清灵手上拿着龙国的地图,周围全是青山河流,完全看不出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况且地图上也没标记他们昆仑仙门的位置,这让她怎么出去啊?

    玄清灵自幼被狠心的父母抛弃在深山老林里,是昆仑仙门掌门无意间发现了襁褓中的她,并将她带回昆仑仙门抚养长大,直至今日出山入世。

    十八年来,她过着几乎与世隔绝般的生活,每天于昆仑山巅打坐练功,与山间虫鱼鸟兽为伴,融于自然。

    此番离开仙门进入红尘凡世,旅途对她来说充满了未知。

    既让她感到新奇,又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玄清灵感到茫然之际,遥见远处的山间升起袅袅青烟,不由得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那里似有人家,去问问路好了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收起地图,身姿轻盈地在枝头之间飞跃。

    少顷,玄清灵便来到了飘起青烟的源头,只见几名背着登山包的男女在此露营生火。

    几人听到旁边传来动静,下意识警惕了起来,纷纷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当众人看到玄清灵从山间走出来时,一个个忍不住面露惊艳之色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仙子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男子下意识喊道。

    “居士说笑了,贫道并非仙子,贫道无意惊扰诸位居士,只想向居士问个路,还请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浑身散发着清冷空灵的气质,面向众人微微拱手行礼,妙音婉转地启齿道。

    贫道?她竟然是个道士?还有长得这么漂亮的道士吗?

    哪个道观的啊?我想去当道士!

    “问路?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手机吗?怎么会迷路,可以用GPS导航呀。”

    一名脸上涂着淡妆的女子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手机?GPS?那是什么?贫道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有些懵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居然还有连手机都不认识的道士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众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手机。”

    一名女子将包里的手机拿出来在玄清灵的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此物便是手机?有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玄清灵好奇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作用可多了,手机能打电话、聊天、发信息,还有GPS定位,你想去哪里都可以直接导航,你要去哪?我帮你搜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要去东方,不知多久才能进城?”

    “东方?你说东边的城市啊,最近的大概也有二三十公里,你要是走着去,至少得走好几个小时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女子将手机地图展示给玄清灵看——

    “你看这个标记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,最近的城市在这里,只要下了山沿着公路一直往东走就能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贫道明白了,多谢居士解惑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颔首,向众人行了一个礼便准备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打算走着去吧?从这里走到附近的城市少说也得二三十公里呢,要不我开车送你过去吧?”

    忽然,一名男子自告奋勇地站了起来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与对方亲近的大好机会,怎能轻易放过?!

    “无需劳烦居士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婉拒了对方的好意,随后转眼间消失在了山林之间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问她是哪个道观的呢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人家是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道士怎么了?道士一样也能娶妻生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,男人。”

    问清楚路后,玄清灵很快便下了山,顺着公路一直往东走。

    然而走了没多久,玄清灵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,明亮清澈的双眸望向某个方向,只见天空弥漫着一丝秽气。

    “朗朗乾坤,竟有妖邪作祟?”

    玄清灵呢喃自语。

    之后,玄清灵毅然朝那个方向飞跃而去。

    斩妖除魔本就是修道之人的职责。

    既然被她碰到了,怎能袖手旁观?

    不多时,玄清灵来到了附近的小村庄。

    她能够清晰地感应到,秽气便是从此地弥漫出来的,此地必有古怪。

    玄清灵扯了扯身上的包裹,缓缓走进了村庄。

    此时,一位老人正在树荫底下乘凉,见玄清灵走了进来,顿时开口喊道:

    “女娃儿,上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居士你好,贫道观此地似有不详之气缭绕,特来一探究竟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在喊自己,玄清灵转头看向在树荫底下乘凉的老人,上前有礼貌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女娃子你是道士?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的道士,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上下打量玄清灵,笑了笑,露出为数不多的几颗黄牙。

    “女娃子,听爷爷一句劝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快些走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,老人神色转变,语重心长地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是察觉到此地有不干净的东西,因此才被吸引而来的,在没有完成目的之前,贫道是不会离开的,最近居士可有发现什么不寻常之事?”

    玄清灵摇了摇头,清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不听人劝呢,那东西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,你现在离开还能保得住小命。”

    老人叹了口气,沉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居士知道那东西是什么?还请详细告知,吾辈修道之人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的神情十分坚定,显然不会被对方的话所动摇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进去?别怪我没提醒你,那东西凶得很,你一个小姑娘不要白白送了命。”

    见自己劝不动对方,老人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想进去也不是不行,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,听完你再决定要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居士请说。”

    玄清灵点了点头,默默地坐在了对方的面前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老人缓缓坐直了身子,忍不住苦笑了两声,旋即脸上流露出追忆的表情——

    “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,这件事具体还要从半年前开始说起——”